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eesacranes.com/,中超

原标题: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,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

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,告别外行领导内行时代促项目高效发展,法国外教仍是首选,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

“跨界”俨然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潮流行为,世间万物本就是有联系的,找出他们的共通点,在别人擅长的领域同样能展现自身的优势,从而达到共赢目标。熟悉鸣聊体育新媒体报道的朋友都清楚,高质量的专访一直是我们致力于完成的首推项目,虽说一直是以足球为主,围绕广州队展开,但小伙伴们总是有着高亢的热情,团队亦有能力用相同的标准,完成竞技体育范畴内不同项目的专访报道。之前,我们有幸做过中国男篮主帅杜锋的专题访谈,算是一次跨界尝试;此番则是更进一步,也是一次更大的挑战,直接跳出球类项目的束缚,尝试去做一次击剑项目国家队队员的专访。

经朋友介绍,非常荣幸认识了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、西安全运会的腼腆小伙子石高峰,196公分的大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挺扎眼,而且一看就是职业运动员的范儿,精气神十足。简单交流后,发现高峰外看低调内敛,但感受到其内里有一颗火热的心,而且今年作为体育大年,确实也经历了许多难忘、有意义的事情,而且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足球迷……综合上述因素,我们相约大本营五星级阳光酒店三楼vip待客间,给这位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做了一个长达1小时的专访,内容丰富,近乎涉及方方面面。话不多说,下面便为大家呈现访谈的全部内容。

鸣(大佬鸣):石高峰,你好。刚刚连续参加完对于今年中国体育界而言最重要的两大赛事:东京奥运会以及西安全运会,现在感觉如何?已经从紧张备战的氛围中走出来了吗?疫情下自己经历的这两次大赛,与以往相比是否有很多、很大的不一样?自己如何去调整、克服、适应的?

峰(石高峰):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,我现在的心情已慢慢得到平复。奥运会对我而言有很大的期待;全运会对于我们这个联合队来说,实力上有信心,但夺冠肯定不是百分百,所以比较紧张。然而真正的压力,在于奥运会前的奥运选拔赛。这项赛事最残酷的在于内部斗争,毕竟国家队的选手大家水平相当,而能否参加奥运会,对于一名职业运动员而言可谓天地之差。现在对我而言,今年算是比较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吧。

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最大的愿望,所以在参加选拔赛期间压力自然也是大的,经常睡不着觉,而且每一个参与的运动员似乎都是如此。我作为一名老队员,虽然最终脱颖而出,但实际上当时的喜悦感并不强烈,可能是竞争太残酷了吧,也或许是经历多了,没有年少时那种疯狂的劲儿了……

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,告别外行领导内行时代促项目高效发展,法国外教仍是首选,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

“跨界”俨然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潮流行为,世间万物本就是有联系的,找出他们的共通点,在别人擅长的领域同样能展现自身的优势,从而达到共赢目标。熟悉鸣聊体育新媒体报道的朋友都清楚,高质量的专访一直是我们致力于完成的首推项目,虽说一直是以足球为主,围绕广州队展开,但小伙伴们总是有着高亢的热情,团队亦有能力用相同的标准,完成竞技体育范畴内不同项目的专访报道。之前,我们有幸做过中国男篮主帅杜锋的专题访谈,算是一次跨界尝试;此番则是更进一步,也是一次更大的挑战,直接跳出球类项目的束缚,尝试去做一次击剑项目国家队队员的专访。

经朋友介绍,非常荣幸认识了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、西安全运会的腼腆小伙子石高峰,196公分的大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挺扎眼,而且一看就是职业运动员的范儿,精气神十足。简单交流后,发现高峰外看低调内敛,但感受到其内里有一颗火热的心,而且今年作为体育大年,确实也经历了许多难忘、有意义的事情,而且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足球迷……综合上述因素,我们相约大本营五星级阳光酒店三楼vip待客间,给这位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做了一个长达1小时的专访,内容丰富,近乎涉及方方面面。话不多说,下面便为大家呈现访谈的全部内容。

鸣(大佬鸣):石高峰,你好。刚刚连续参加完对于今年中国体育界而言最重要的两大赛事:东京奥运会以及西安全运会,现在感觉如何?已经从紧张备战的氛围中走出来了吗?疫情下自己经历的这两次大赛,与以往相比是否有很多、很大的不一样?自己如何去调整、克服、适应的?

峰(石高峰):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,我现在的心情已慢慢得到平复。奥运会对我而言有很大的期待;全运会对于我们这个联合队来说,实力上有信心,但夺冠肯定不是百分百,所以比较紧张。然而真正的压力,在于奥运会前的奥运选拔赛。这项赛事最残酷的在于内部斗争,毕竟国家队的选手大家水平相当,而能否参加奥运会,对于一名职业运动员而言可谓天地之差。现在对我而言,今年算是比较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吧。

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最大的愿望,所以在参加选拔赛期间压力自然也是大的,经常睡不着觉,而且每一个参与的运动员似乎都是如此。我作为一名老队员,虽然最终脱颖而出,但实际上当时的喜悦感并不强烈,可能是竞争太残酷了吧,也或许是经历多了,没有年少时那种疯狂的劲儿了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