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eesacranes.com/,nba

是外援成就了CBA?还是CBA培养了外援?这并不是鸡生蛋、蛋孵鸡的简单绕嘴问题。从1995年乌兹别克斯坛白人球员萨芬科夫加盟浙江中欣男篮,成为CBA联赛历史上第一位外援开始,“外援”一直是CBA发展中最为重要的关键词语之一。

十年间,随着中国篮球从“信兰成时代”进入“李元伟时代”,联赛水平的逐步提高,市场化潮流的推广,人们对篮球的认知程度从狂热浮躁到客观冷静,外援在“跌荡起伏”的变革中同样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萨乌留斯、詹姆斯、高德、罗德、积臣、安德森、威文、艾里克斯、本森、雷恩、奥德杰、麦尔斯……这其中有带领立陶宛国家队夺得奥运会铜牌的强队队长,带领辽宁队终结八一不败神话的美国街头小子,效力CBA八年之久的“全能战士”、“宏远守护神”,率领云南奔牛杀进四强的“攻击机器”,同巴特尔连手杀遍联赛的“北京双塔”,甚至还有球风酷似“狼王”加内特的东莞“得分王”……

可以说以上诸多能记得名字的战将成就了CBA,中国职业篮球联赛也由于这些“狠哥”的表演而大幅度提高。但放眼整整十年的CBA,能叫得响、卖座、给球队带来脱胎换骨变换的外援只能说是凤毛麟角。

无论是“信兰成时代”所提倡的挨家挨户“单选”,还是“李元伟时代”接轨NBA而开创的“圈选”外援政策,进入CBA联赛的外援整体水平并不高,也可以说“雇佣军”的整体成色很黯淡。

甚至有专业人士直言:外援并不是我们CBA的招牌,很多外援是从不会打球的街头混混变成“会比赛”的球员。

中国足球早有这样的先例,当年甲A时代,四川全兴足球队10号中场马麦罗在成都威风八面,但在巴西国内他只是位踢丙级联赛的半职业球员;现辽宁足球队喀麦隆籍后卫雷比屡屡在中超赛场上挽救球队,但在来中国之前他连最基本的足球训练都没有参加过。与竞争激烈的中国足球相比,中国篮球在选援策略上同样如此。

最基本的原则很简单:好用、能打的外援更受青睐,而过气、年老的外援被摒弃再正常不过。但就像马麦罗、雷比这样的后天培养的足球外援一样,CBA中有相当多的“老黑老白”居然是通过中国联赛水平得到提高了,甚至还有部分球员以中国淘金为跳板而进入到NBA、欧洲、南美等联赛。

以选援最爱“看走眼”的辽宁男篮为例,从最初的“爆跳小子”詹姆斯开始,到后面的李德、吉姆、罗伯特,直到现在被招回的“老臣子”布朗,在佣金不少的情况下,这些球员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。一位老辽宁队队员甚至说:这么多年了,你看看那些外援,那个像会打球的?!整一个和经纪人一起设套的骗子!

针对外援质地不佳还漫天要价的情况,在2004年,李元伟领着各个俱乐部的头头脑脑赶赴美国“圈选”选援。但像在笼子边挑动物的选援方式,同样存在诸多弊端。中国篮协最高薪金两万美元的规定被各家忠实地执行,甚至一些身价不够两万美元的外援,在知道了这个数额之后,也跟着抬高自己的身价,直到两万美金。

这也直接造成很多低水平外援,在“笼子”里面必须积极表现,至于最后到CBA比赛的发挥,那就另说了。 另外,还有更尴尬的一点,明明是CBA在培养这些拿高薪的外援,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以“大爷”自居。为何这样?很简单,在CBA各俱乐部能离开外援过的似乎只有八一男篮一家。这种情况让各俱乐部陷入两难境地,有些俱乐部对自己的外援不满,但再不满,你还得依靠他,还得迁就他。

上个赛季河南队在赶跑了一名外援之后,又低三下四把人家请回来;山东男篮外援出工不出力的情况激怒了俱乐部,但只能“吓唬吓唬”让他们反思;更有甚者,福建队的“榜眼”外援不愿意干了,“受伤了”,撂挑子走人了……

所以,目前的CBA外援使用上,“老板不是老板、雇员不是雇员”,鱼龙混杂的外援却成了“大爷”。因为没有合同制约,俱乐部只能干瞪眼,“打碎牙齿咽进肚子里去了”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